网瘾少女

【卜岳】辣条味的你和桂花香的我 2

我今天发神经
两篇合一篇了
越是半夜想的东西越多
越是觉得伤感呢


第二天岳明辉从同社团的木子洋那里得知——卜凡因为把校服弄脏被他妈妈训了一顿,今天红着耳朵来上的学。

“岳明辉,下课去办公室把模拟试卷拿过来。”

“好的。”

高三的生活是无趣的,日复一日地做卷子做习题。与高一高二隔开的教学楼显得有些安静,闭上眼睛的时候只能听见笔尖敲击在木板上的声音、风吹动树叶的声音、还有淡淡的辣条的味道……

“老岳!你怎么在这里?”

岳明辉睁开眼睛看到拿着跟碎冰冰的卜凡笑了,“老师叫我去拿试卷,我在这儿偷个懒。你呢?怎么跑过来这边了?”

“我妈昨天把我训了一顿,给了我钱让我来买新校服呢。”卜凡把棒冰掰开两瓣,递给岳明辉,“呐,分你一半。”

“谢谢。”他接了过来,抬头瞄了一眼,轻轻地拿着半边棒冰冻了冻那只红红的耳朵,“疼吗?”

卜凡愣了愣,不好意思地挠头:“我都习惯了,而且本来就是我不小心嘛,没事儿。”

“嗯……”

一时之间两个人都静静地吃着,眼睛盯着地上发呆。卜凡觉得今天的太阳有点猛,照在岳明辉身上显得他的皮肤白得有些透明,不禁有些呆住了。

老岳皮肤感觉很好啊,细腻得像女生一样,不知道摸起来怎么样呢?

卜凡想得有点入神,手不由自主地朝岳明辉脸蛋伸去……

“呼……谢谢你啦凡子,我拿试卷去啦,剧本尽快写好给你。”岳明辉站起来对卜凡说,“你也快回去吧,别迟到被罚咯,拜拜!”

“哦好……拜拜!”卜凡回过神来挥手,他注意到岳明辉走远了些才把身上的尘拍打干净。

“我在干什么?不就是老岳嘛,脸有什么好摸的……又不是女孩子,真奇怪……”卜凡猛地一下吸气拍了拍自己的脸,“我的脸也不差嘛……”


岳明辉每次路过那条种满桂花的大街总喜欢坐在椅子上看英语报,他觉得淡淡的花香会使身体放松,让人的心情变得愉悦。

卜凡吐槽过他像公园英语角的老爷子一样,人家都是看花谈恋爱才浪漫的,他岳明辉倒好,在这里学英语。但吐槽归吐槽,卜凡还是会经常跟着岳明辉在树下聊天,其实也只是卜凡一直在说话,他一边看报一边选择性地回两句或者对着卜凡笑,露出他那尖尖的虎牙。

“我要是不在你身边你会寂寞吗凡子?”岳明辉放下手中的剧本抬头看着那满树的桂花问道。

“唉你是说你出国的事儿吧?咱都这么多年兄弟了说不寂寞肯定是假的啊。”卜凡喝了口汽水儿吧唧吧唧嘴巴道,“但是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嘛,有时间你可以回来或者我存几个钱出去也行啊!”

“是吗?”岳明辉仿佛有点落寞,“说的也对,咱们……都这么多年兄弟了,不是吗?好了,剧本翻译完啦,这段时间我应该没空出来玩了,等我好消息吧。”

卜凡搂住岳明辉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哥哥加油啊!你这么牛肯定考个好成绩!”

“嗯!你哥我可厉害了别担心。”岳明辉把头埋在卜凡的肩上吸了一口气他闻到了卜凡身上的桂花香和校服上淡淡的辣条味笑了,“我走啦,拜拜。”

“拜拜!加油啊老岳!”

“知道啦!”



—————————————



卜凡无聊地盯着手机有点出神,他想找岳明辉但突然想起了他上次说过这段时间要冲刺,便有点烦躁地放下了手机抓了抓头发。

“嘀嘀嘀嘀嘀……”

卜凡立刻把手机拿了起来,因为在这个全世界都用微信的时代里只有岳明辉每次联系他都是打电话,“老岳!

“喂!卜凡快出来呀!”打电话的不是岳明辉,而是一个平时里跟他玩得挺好的一哥们儿。

卜凡有点失望,瘫坐在椅子上,“干嘛呢咋咋呼呼的,去哪儿啊累死了不去。”

“今天话剧社聚会了,来了好多美女啊!”他那边有点吵,吵杂的音乐声令卜凡皱了皱眉头,“老岳有来吗?”

“岳学长啊?嗯……没看到人,但是木子洋来了,岳学长等下应该也来吧。”

“好,你给我发个地址,我等下过去。”卜凡随手套了件卫衣,哒哒哒得给岳明辉发了条短信:等下xxxclub你来吗?社团聚会,等你。

社团定了个房间,高一高二的社员差不多全来了,连高三准备毕业的也来了几个,有点喝大了拿着麦克风在发疯。卜凡凭借着身高优势转了两圈没找到岳明辉,走到了木子洋身边坐下了。

“哎卜凡凡,老岳呢?没跟你一起?”木子洋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拿着酒杯和啤酒,卜凡有点嫌弃,只有年纪轻轻当过几年模特的木子洋能那么做作,他顺手倒了杯果汁说,“他说最近要冲刺,我给他发信息了,但他还没回呢。”

“老岳那种天才型学霸还用冲刺的吗?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快出国了吗?能聚一次试一次啊!我给他打电话去。”电话响了几下接通了,木子洋捂着嘴巴喊道:“岳明辉xxxclub快过来!卜凡?卜凡在呢,嗯好,等你啊!”

卜凡在电话那边隐隐约约听到了两声咳嗽,他有些紧张地问道:“刚刚他是咳了吗?有没有事儿啊?”

“哎哟男子汉咳两声有什么奇怪的?咳咳咳咳咳你看我不也咳了吗?死不了啦。”木子洋又唠叨了两句,跑了过去点歌了。

“哎卜凡!真心话大冒险来不来?”社团里面有个高二的师姐问。

“哦好啊。”卜凡看了看手机,心想老岳应该没那么快吧?便应了一句,起身走了过去。

卜凡很幸运地躲过了几轮,当他拿到黑桃四的时候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哇!我来我来!!!请黑桃四亲吻红桃A并进行深情表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哇哇哇!红桃A是我们苏大美女呢!”

“谁是黑桃四啊?!”

“表白表白亲亲亲亲!”众人都有点喝多了,红着脸大声地起哄。

“噢!黑桃四是卜凡!快点啊!可不许赖皮啊!”

卜凡苦着脸说:“不是亲嘴巴吧?”

“不亲嘴巴也行,但是你要壁咚苏苏然后表白亲脸蛋!”

“我一个大男生还好但你们要不要先问一下女生的……”卜凡手里捏着那张黑桃四恨不得把它给撕碎了,天啊!

“我、我可以的!”苏苏红着脸说,众人暧昧地“喔”了一声,谁不知道这个高二师姐喜欢卜凡啊。

卜凡有点尴尬地抬手按住墙壁,不停地暗示自己她是卡通人物。但喝了两杯的卜凡有点头晕,他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似乎变了一个样子,变得好像……好像岳明辉。

“嗝儿……我、我喜欢你!能不能做你男朋友!”卜凡硬着头皮喊了一句,正准备亲脸的时候突然窗外一个闪电,打了一个特别响的雷,他的似乎看到门外出现了他刚刚心里一直想着的那个人,拿着两把伞的岳明辉。

岳明辉眨巴着眼睛抿了下嘴巴,盯着卜凡看了一会儿转身跑了。卜凡愣了两秒后,身体不由自主地追了上去,走到门口后发现没有半个人影,他似乎觉得是不是刚刚喝多了出现了幻觉。

雨好像越来越大了,不时之间还来几道闪电响几下雷。

卜凡掏出手机给岳明辉打电话,但是一直没人接,他编辑了条短信发了过去:老岳你在家吗?现在雨好大你就不要过来啦,好好学习早点休息,最后还发了个卖萌的表情。他回到房间跟大家说了声有事儿先走了之后便叫了滴滴回家了。

“这么大的雨他应该是没法过来了吧?”卜凡这样想,昏昏沉沉地靠着窗户睡着了。

就是这一闭眼,没听到司机的吐槽:“你看那有个人有两把伞也不打淋着雨呢,真傻。”

轰——雨,越来越大了呢。

评论(3)

热度(37)